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620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平安の味儿

[复制链接]

19

主题

19

帖子

79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79
发表于 2018-11-2 10:25:0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青京 于 2018-11-2 10:25 编辑

6175790-8f8675ae563cff27.jpg
第N次赴日旅行,还是不能少了京都,还是想说说“味儿”。
什么是“味儿”?
在日本买食品,标签上不会出现“保质期”这样的字眼,而是“赏味期限”。
“赏味”二字本身,就是我想说的“味儿”。
但是,“味儿”是一种体验,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,未必适合用文字来形容、描绘。尤其对象是京都。文字越是够味儿,内容的本味儿反而越可能被掩盖。这与川味火锅是一个道理。
用文字赏味京都,要的不是“表现”,而是“再现”。
如同明智的摄影师,弯腰退居一旁,在恰当的角落、恰当的时机,安静的、忠实的记录。
自然,忠实不是索然无味。记录的是否地道,当然需要“技术”。技术好,味儿能自己冒出来。
这技术,是切入点,是心有灵犀。
举个例子。
2004年有部电影叫《The Day After Tomorrow》,在华语地区宣传时,有的地方译为《后天》,这叫无味。有的译作《末日》,这有些变味。有的译作《明日之后》,这当是真味。
真味是活着的,有回味的空间。
不容易。
好在这里是京都。
无时无处不是切入点。不必有灵犀,有心就行。
6175790-6b8e7cd6647ce616.jpg

且说说鸟。
在京都,鸟与人是安之若素的邻居。
鸟也是市民。
比如:老鹰、鹤、乌鸦。
老 鹰
三条大桥附近的老鹰最常见。
全天都能看到有老鹰在高处一圈又一圈缓慢的盘旋。与其它鸟不同,它们很少到地面上来,一般也不与乌鸦鸽子抢食。偶尔耸立在大桥栏杆的柱头上,像个雕塑一样。
也没见过叼走鸽子这样的事情发生。在鸭川岸边溜达的鸽子并不在乎头顶上有老鹰。
因为靠近先斗町,靠近商业街,三条一带人多鸟也多。最典型的图景是这样的:鹤总是站在河中央发呆,偶尔掠过水面。乌鸦则总似等着开饭,有时也在浅水里扑棱着洗澡。野鸭爱在有水草的地方扎堆。唯有老鹰,继续在天上画圈。
骑车逛京都,路过桥上。
各色人等在眼前来来往往,安静的熙熙攘攘。
三个西方人大步超过我们,边走边吃着什么,身材高出本地人一截。
突然,其中一人垂着的左手像被什么东西极快的蹭了一下,他惊得跳了一下。手里的东西掉在地上,同时一个黑影已经窜上了天。
旁边的人也都很惊讶,纷纷抬头看。
半空中一只比乌鸦大些的老鹰,半展着翅膀,正在用嘴啄食爪子里的东西。有近一秒的时间,像是定格在了空中。
周围的人很快松弛下来,笑着看看挂在天上的的老鹰,又看看被它亲近的那人——他也一边笑一边捡起地上的东西,带着点儿不可思议的表情,把那东西塞进嘴里,追他的同伴去了。
像是一块面包。
6175790-628d3d989ceed83c.jpg
在比较宽的鸭川或保津川岸边,会远远看到一只鹤单腿钉立在急流之中,纹丝不动。
穿街过巷时,总有不知名的小川时隐时现。在那浅浅的水纹中,也会突然发现有一只鹤,入定一般杵在那里。
御所深处的精致园林中间,同样也有一只鹤独立于尖石之上,令人总要反复确认其究竟是不是真的。
这些鹤,无论何时何处,似乎就只输出这样一个纯粹的单一印象。
京都参禅,不必去寺庙。
6175790-00dd569a4a2de0d3.jpg
乌鸦
在京都,乌鸦并非聒噪的鸟。
寺院或神社里,乌鸦多数时间里都安静的蹲在树上,常使人忽略了它们的存在。偶尔叫一两声,然后又是很长时间的沉默,以致下一次叫声通常发生在你已经忘了上一次叫声之后。而京都佛寺神社的审美意境,真的能使人忘记很多事,即使达到忘我的程度也是不难的。于是每一次的鸦鸣都像是偶然传来的:自那些深邃如千年历史般的繁茂枝叶中,忽然传来拖着长腔的叫声,嘶哑低沉,不尖厉却有穿透力,且自带回声。就是这种偶然性,更强化了氛围的感染力,以至于神游的时候,闻者会有种被拉回当下同时被推进历史深处的双重体验。
在寺庙神社听到乌鸦叫声,还会有古旧苍凉之感,会想起“神鸦社鼓”之类的话。这在故宫或天坛也能有同感,并不稀奇。但是彼处的乌鸦只躲在庙堂之上;而日本,尤其是京都,乌鸦可以无处不在,乌鸦一天的全景生活都能完整的展现在人前。
这里的乌鸦,擅长在神域与尘世间随意切换,擅长在古远与超前之间随意穿越,擅长在城市与山野之间随意来去。皆因这里是京都,神与俗、古与今、城与野本就不分彼此,俱为一体。
乌鸦在寺社参禅修道,然后来到街头偷东西。
清早路边,如果看到随意丢弃的塑料袋、包装盒,不要对岛国严苛的垃圾管理有所怀疑,因为很可能是乌鸦干的。
一周里固定的某天是统一清运垃圾的时间,前天晚上家家户户会把包好的垃圾放在门口——分门别类,包的整齐严实,其中硬纸箱类的还会拆开压扁单独捆成一摞。
但是,在清运车来之前,乌鸦会先来。
它从墙头落在路边,左右张望一下,然后踱着步靠上去,找到装食物残渣的那一包,啄破塑料袋,一件一件叼出来,嘴脚并用,翻看挑拣。遇到有人路过,就象征性的往后退退,只要人家没有驱赶的意图——乌鸦很会察言观色——就马上踱回来,接着忙活。
乌鸦踱步的方式值得说一说。除了像鸡鸭鸽子一样两腿交替迈步,还有一种也许是它独有的走法:始终一条腿在前,另一条腿在后,侧着身体向前走。似前腿拉着后腿,又像后腿推着前腿。有点儿不大正经的感觉,尤其当它去抢鸽子的食物时,就这样啪嗒啪嗒出溜过去,倒像是去调戏人家。
白天有人把自転车停在几步之外,如果车筐里有手提袋,乌鸦也会迂回的凑上来,只要看人背对着它,就敢哒哒的啄袋子,有时还会直接从袋口伸头进去。
鸭川岸边的乌鸦最多,有时你看不见它,但是如果把食物扔在地上,很快就会有乌鸦飞来——鸽子、鹤也会来,但肯定乌鸦最快也最多——只要有一只出现,就会呼啦跟来一群。那阵势很是惊人。其实乌鸦不会冲上来抢人手里的东西,相比于日本其它地方,至少京都的神鸦们还是有分寸的。一般情况下,你吃它看着,你没有丢给它们的意图,它们也就讪讪走开了。
6175790-7b2c50018016dac7.jpg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热烈庆祝挪威中文信息网全面改版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